服务热线:13955133297
传统工艺的内核是“手工文化”
发布时间:2018-09-19 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 2210

最近几天,除了“首届全国工艺美术双年展”外,北京也开幕了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,这一南一北两个展览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各自特色,北京展我们从参展者和作品里看到是侧重传统的,侧重行业的,而南方上海的这个是侧重现代侧重学术侧重学院的。这个现象很有意思,同时举行的两个不同风格不同追求的工艺美术展,恰恰反映了目前工艺美术界对继承发展的状况——两种不同的追求。传统工艺这部分,大家都知道,以行业作为代表,都希望通过传统工艺的发展对当代民族民间的工艺美术有所推进,但这个推进可能更重要的是通过市场追求来实现。

以学校、学院或者以学术界作为代表,都希望我们的传统工艺美术要在新的时期、新的时代有新的面貌,因为就我们中国工艺美术传统来说,无论是先秦还是到宋元明清,都是发展的关系,且不管这个发展是好还是不好,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趣味、追求以及对艺术的理解,如果恪守或完全不变,那我们今天也就没有这么多的传统了。至于用不用设计这个词,我想我们可以暂且把设计理解为一种思维,而不是一种现代形态的设计,这样就少些争议。今天的“文创”得到政府的大力推动,在这种态势下,我们工艺美术的发展形式变得更为多元,在这样多元的情境里我们怎么来做,很值得思考,因为这不仅仅是产业问题了,实际上“文创产业”的重心在经济,它最终要落脚在产业上,但对我们来说,文化,才是我们要抓的主旨。

从文化发展的源头去探索,从手工文化的创造角度去看如何来突破,可能现在,真是到了一个发展的转折点。我和潘鲁生院长聊起,这次从中国美协的角度来推进主导全国性的工艺美术展,机制和展览,偏重的是从学术角度来推动传统工艺向现代工艺转型,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大事。看过日本全国美展的都知道,每年有两季,有日本画、油、版、雕和现代工艺的两种不同界别。我们今天这样的格局很像这个展里的现代工艺展,这也说明亚洲国家在工艺的传统和源流比较接近的大背景下,面对着今天世界的格局,世界文化的发展,都提出类似的问题,中国的手工艺术界也开始提出自己的问题,开始产生自己相对比较成熟的现代手工艺术的语言,开始理性的呼应整个世界当代艺术发展的变化,这是一个文化的大问题。

例如,原来北京、厦门、苏州都有非常好的工艺美术学校,现在基本上都变成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了,变成工艺美院以后,很多学校比较偏向于现代设计专业去发展,这样一来,倒反而丢失了原来“工艺美校”的好传统。本来在技术的传承和创新之间,学院和行业之间历来是互相瞧不起的。学生在学院里时间很短,不可能学习太多的技艺,例如当年手工艺的基础训练,都是传统纹样为主的“图案”,但是现在都开办设计专业后,构成学习取代了图案写生变化,这样无形之中割裂了传统。在工艺美术职业教育里,因为到目前为止,似乎还没有大家比较公认的基础训练体系,如何探索相应的基础能力培养,产生无愧于中国传统技艺的前提里来做创新,这问题可能长时间都在困惑我们。

传统工艺在现代的发展,它所面临的问题要比这些表面现象深刻和复杂得多,其本质实际上还是文化问题,是中国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如何把握传统,并如何融入当代生活的问题。我最担心对传统工艺的重视,对“非遗”的重视,都流于表面,这就非常危险,因为在我看来,这样的重视毫无长远的价值,而只会破坏传统工艺积聚千年的“生态”,这个生态的内核,就是“手工文化”,实际上,在中国这样快速现代化的国家,传统工艺大都已经远离了现代生活,而“手工文化”就是如何在当代社会关照自己的传统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