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服务热线: 0551-65144869
常年高价收购名家字画 欢迎踊跃投稿  提供新闻线索
  当前位置:安徽书画艺术网>> 首页 >> 网上展厅
边保华
日期:2013年9月16日 浏览[26676]

边保华,现任国家行政学院办公厅副主任,兼职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会员、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兼常务副秘书长、中国榜书艺术研究会副主席、中国名家书画研究院副院长、中国画院常务理事、北京世纪名人国际书画院院士等职。师承佟韦、李铎等先生,是荣宝斋签约的知名书法家。其作品被人民大会堂、故宫博物院、国家博物馆、抗日战争纪念馆、西柏坡纪念馆、赵朴初纪念馆等单位收藏。部分精品力作被荣宝、翰海、保利、香港国际等拍卖公司拍卖,被刻石“中国书法名城”临沂书法广场碑林。2004年以来在北京荣宝斋美术馆、军事博物馆、天津美术馆、山东潍坊郭味蕖美术馆等地举办书法个展。编著出版有《学习摘录党的十七大报告——边保华书法作品集》、《边保华书法作品精选》等辞书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继承古法写新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 铎

 

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当今书坛,边保华同志算是一位勤耕耘、有灵性、有收获的中年书法家。

观赏其书法作品,不难发现他在艺术上继承、创新的痕迹。就隶书而言,袭秦简汉韵,笔力遒劲,线条灵动;丰姿逸宕,气韵古穆;巧于章法,疏密有度。足以见得他对《石门颂》、《乙瑛碑》、《华山碑》、《武威汉简》等碑版用功之深,会古通今而自成一格。他的行草书,笔墨奔放潇洒,骨健形美随意,颇具“二王”遗韵,“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”,给人以清新、自然、流畅之美感。其榜书作品,气度浑,颜筋柳骨,结体谨严,正中含奇,一派和睦安详之气象。更可贵的是他善于从高古的汉隶中吸取营养,消化后融进自己对壮美和浪漫的追求,写出的章草灵秀清雅,天趣盎然,观之使人赏心悦目。

书法是拟人的艺术。刘熙载曾云:“贤者之书温醇,俊雄之书沉毅,奇士之书利落,才子之书秀颖”。书如其人,书乃心画也。保华戌边卫国28载,青春奉献于国防建设,现转业在国家行政学院,从事高中级公务员教育培训事业,其书法刚柔相济、文武相融之气溢于楮墨。

“书之妙道,神采为上”保华书法之笔墨皆以其性情为本,他作书既谨守法度,保持一种盎然的古典情怀,同时又畅叙幽情,体现一种闲适高雅的人文精神,使性格气质与书法墨迹构成奇妙的内在呼应,成为他人文精神的艺术折射。此即《书谱》“达其性情,形其哀乐”者也。

书法讲求字外功。保华书迹中有内在的书香气,更有不经意处的金石气,这与他的学识修养密不可分。他幼承家训刻志于翰墨,长期以来,坚持于书法之外用功看书学习,善从古文诗词、音乐、绘画中汲取古今中外之精华,博览古今典籍,多师教养,尽窥众妙之门,深谙古书法之中正变之源流和书之三味。

昔人论作书:“一须人品高,二须师法古,三须用功勤。”保华同志孜孜以求。其心澹泊而宁静,其书厚重而洒脱,细细品来,给人以“渐入佳境”之妙。

笔墨当随时代。保华在书法创作上,治学严谨,注重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,遴选的古今诗词,多以名家名篇入题,或浩然正气,或清秀隽永,有低吟浅唱,有箴言警句,有之读如琴声之悠扬,绕梁三日,余味无穷。

艺术因人生而丰富,人生因艺术而灿烂。保华同志正以文武兼备、德艺双馨之才气,为构建和谐社会书写儒雅新意。

(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,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馆员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命的节奏与情感的起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边保华书法作品漫评

 

         张瑞田

 

好字是文人写的,好字也是业余时间写的。具有文人气质和情怀的边保华,写字是其业余雅好,但,他从来没有把写字视为小技,而是以一个信徒般的虔诚,修炼着古典的心境,保持着对书法艺术的敬畏。这样的状态,证明了边保华书法创作的纯净。那种以功利性为价值导向的书写,有可能在一个阶段达到某种“艺术”的目标,却无法实现一名艺术家的精神追索。而这样的追索才是有胸襟、有抱负的书法家的全部。

边保华擅长行草和隶书。相比较而言,我偏爱其隶书。隶书的重要性我们有目共睹。从文字的演变来看,隶书、尤其是汉隶,其结体、笔法,直接繁衍了草书、楷书、行书。应该说,隶书是中国文字发展极其重要的一种体现,一个环节。再从艺术的角度来看,隶书则以全新的面目进入我们民族的审美历程。折笔的爽利,方笔的朴茂,侧锋的优美,使我们感受到中国文字的变化多端,丰富多彩,也看到了中国文字与生命共鸣的体式与风貌。边保华有文胆诗心,这一点极其重要,它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书法家的艺术感受能力和艺术创新能力,是书法“技”近乎“道”的重要环节。 

拜观边保华的隶书作品,有两点体会。其一,对传统隶书资源的挖掘,对隶书程式美语言特点的谙熟。应该说,隶书是传统书法艺术独特的存在,不管是秦隶、汉隶、唐隶,还是宋隶、明隶、清隶﹔不管是庙堂巨制,还是率性而为,隶书的程式美,构成了隶书的审美特征。边保华的隶书作品,体现了他在隶书学习与创作上的功底和才情。他不忽视书法史上关于隶书的任何记载,谨慎研习不同历史时期的笔法,逐渐掌握隶书的艺术规律。隶书碑文中的记功表事,依托着隶书谨严的法度和端庄的风仪,是隶书书体的历史背景。这样的历史背景,这样的形象展现,边保华何去何从?历史中的隶书反娱乐性,当代书法创作能否在娱乐性的美学追求上有所突破,一直困扰着边保华。为此,他以自己对隶书的理解,体察其体式,用笔的规律等等。他知道,对隶书的任何了解,任何突破,都不能远离汉隶的文化根源。那种从天而降式的探索与创新,如何承担得起对隶书的文化责任?因此,我们在边保华的笔下,看到了这样的景观——生命的节奏和情感的起伏,个性与抒情性的结合,文化表述与娱乐性的交融。他根植于东汉刻石和帛简书的线条,表达了一个当代人对隶书的诗意理解。

其二,锤炼隶书书写的笔意,增加隶书作品的趣味性。隶书的高古与静穆,一方面把中国书法推向了复古主义的极致,一方面体现了中国美学思想的圆融与中庸。进入二十一世纪,现代人的思想方法、情感特征、审美旨趣形成了有别于历史的特点,书法艺术随着这样的“时代性”自然发生变化。边保华从书法的趣味性入手,在形式和笔法上,以“散”和“拙”,以“静”与“淡”,无声无息地进入其书法创作的核心领域,以墨法之异,色调之差,丰富了当代隶书的创作。边保华对隶书趣味性的追求,并不是无源之水。现当代考古学的一系列重大成果,如居延汉简、武威汉简、楚简等的出土,不仅颠覆了历史学、文字学、文献学,也颠覆了书法学。汉简传达了二千多年前中国人的率真和幽默,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我们对隶书的误读。汉代碑刻与摩崖石刻被刻工损坏的隶书笔法的生动韵味,在简牍中戏剧性地出现了,从而构成了对当代书法创作的重要影响。简牍的率真与幽默,击中了边保华的内心,他在旧日的墨迹中,捕捉到古人的闲适心境和时间深处的苍茫,总结隶书书写的常识和隶书书写的规律,尤其放大了隶书的趣味性。边保华汲取了简牍的优点,松弛书写,使字型、笔划在合适的时候稍许夸张,极大增强了作品的生机与生气,与当代艺术崇尚自由的美学风格达成了一种共识。 

 (作者系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,当代作家、书法评论家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墨舞人生真性情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瑞田

 

对边保华先生书法的研读,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。开始,注重他的书法的外在表现形式,比如,结字、墨法、章法等。这当然是研究一位书法家必须面对的问题,但是,一旦深入书法艺术创作的核心领域,我们就觉得这样的问题存在局限。

对边保华书法的再思考,主要是对边保华书法创作的情感方式和表达方式的追寻与解读。当代书法审美,不跳出物质化的感受,对书法的认知,只能停留在视觉的表层。尽管这个表层有时具有欺骗性,终究会被历史识破。

边保华在隶书、草书创作上成就显著。第一,他对摩崖石刻情有独钟,那种烂漫、恣意的挥洒,在山野间飘动着生命的情绪。我在考察隶书发展史时,对摩崖石刻的随意与潇洒十分迷恋。书写的自如与刻工的自如,拓展了中国书法的生存空间,它以十分得体的方式,给中国书法插上了想象的翅膀。边保华曾是一位优秀的军人,坚韧、果敢,热情、旷达,他拿起毛笔,手指间传动着健康生命对随意与潇洒的摩崖石刻的接受和领悟。因此,我们在边保华的隶书中,可以看到一千多年时间之河的慢慢流淌,可以感受到古人书写时惬意的心情。第二,对汉隶的抒情性,边保华十分重视。军人的情感深处,是激昂与忧愁的交响,这种情感形态,对艺术创作是一种极其有效的力量。基于此,我们看到的边保华的隶书,不以法度取胜,却有高于法度的笔墨呈现。

边保华的草书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。在边保华的草书点画中,我们很容易看出传统草书对他的深刻影响,前有魏晋,后有明清,绵延中国草书史的经典作品的精髓,被他一点一滴地汲取,并养成自己草书创作的动力。

情感的自由,心态的自如,决定了边保华草书创作的文化方向。边保华没有被竞技书法所囿,他不会根据评委的眼光写字,发乎性情,起于言志,是他书法创作的初衷。所以,边保华的草书,一定是边保华理解的草书,是边保华创作的草书,而不是似是而非的草书,更不是皮笑肉不笑的草书。

值得警惕的是,当下似是而非的草书,皮笑肉不笑的草书何其多也。

坚定艺术立场,保持清刚雅正的美学趣味,是边保华草书情感性发展,个性化发展的文化基础。在他看来,草书的重要性在于两端,其一是传统,其二是情感。情感也包含一个人的学识与阅历。既然边保华对竞技书法不屑一顾,那么,他就把重心放到自己的情感体系内,一任自己的毛笔,书写自己的喜怒哀乐。其实,这恰是对传统书法创作的复现。

王羲之、颜真卿、苏东坡、徐渭、康有为、梁启超、谢无量等杰出的书法家们,他们的书写,何尝不是如此呢。他们留给我们的墨迹,庶几是心性的反应,学识的呈现,人格的外化。

边保华的书法格局是和谐的、健康的。作为对其书法保持研究兴趣的人,我提两点意见与边保华共勉。一,加强书论研读,更全面地把握传统书法的规律,探析古人笔墨中的人文精神;二,适当拓展书法创作的表现形式,在限定中发展,在发展中开拓,把当代书法创作提升到时代的高度、艺术的高度。

(作者系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,当代作家、书法评论家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


关闭】【打印
 
服务条款 | 投稿中心 | 友情链接 | 广告服务 | 法律声明 | 付款方式 | 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18297989388   点击QQ交谈  邮箱地址:hsdh2008@sina.com  备案/许可证编号ICP证:皖ICP备12015323号
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望江西路118号407室
全程技术支持:一浪网络